梁种玉下水读写 → 下水写作

尼泊尔大冒险(沈波作)

 

沈波老师作品选辑52

 

 

 

尼泊尔大冒险

 

 

 

 

 

 

 

 

 

 

 

 

探索世界的第一站竟然是尼泊尔,最初的想法就是去那里看看色彩和笑脸,找点力量和能量。虽然它的基础设施很落后,首都的街道充满了灰尘,城市和城市之间靠八小时以上的盘山公路连接,最靠近印度的一部分有42度,但我依然喜欢尼泊尔并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再去一次。

到加德满都的第一天,发现这个国家的心脏和首都,竟然是尘土飞扬的,像极了充满起床气油光垢面邋里邋遢的女人。可她的色彩又是这样浓烈,我这个通过色彩认识世界的人真是爱死这些花花绿绿了。尼泊尔大冒险从第一天换完当地手机卡得瑟地发完第一次状态,手机关机无法蓄电开机开始,几经周转都没有回天之力,虽然之前已经有先兆,但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竟然不行了。一开始很着急,试了两三天便作罢,现在想想一切都是天意,这样更好地代入和感受。

前段,在加德满都转悠,猴庙巴德岗杜巴广场让我穿越古旧,砖红色的建筑在阳光下只需借得几分云霭,就明艳万分,最让人震惊的是,当这些建筑开始的时候,孔子、老子、释迦牟尼几乎同时在东方思考。之后博卡拉这座美丽的湖边小城,让我在费瓦湖泛舟从半山腰滑翔,夕阳西下追寻远方的雪山,在湖边随便找个小店看看山吹吹风就能坐上半天,这都是整个旅途最惬意的部分了。

在博卡拉最难忘的就是滑翔了。在来的路上,我们碰到一个中科院的老师,他听说我们要去滑翔,给我们说了他曾经碰到过的一个因教练在空中哮喘突发意外坠落的真事,那个倒霉的体验者只能用担架绑着,订了八个座位,才被送回国继续医治,这种未知,光听听就够吓人了,其实前半段我们都在慌这个,直到滑翔的那天真的到来,这种恐惧达到了巅峰。我们要从1400多米的地方起飞,当面包车开到半山腰可以俯瞰整座博卡拉时,同车的男生也打起了哆嗦,我们一路大呼小叫走到了起飞的地方,等风来。

第一次,我实在是太紧张了,起飞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山坡凹凸不平的地方,腿一软不由自主动不了了,害得教练也被我连累,翻倒在地,我还滚了大半圈,差点真滚下悬崖了,可把大家吓坏了。第二次,终于飞起来了,教练这才说,波莉你刚才太差劲了!教练叫Mahesh37岁,是这个滑翔伞公司年纪最大的教练了,就因为喜欢滑翔,一滑就是十年。在空中,我们穿过一大片云朵,我张开嘴巴啊呜一口,哈,云朵面包!自在如风飞翔的感觉早已超过了害怕,落地的时候,Mahesh冲大家喊道,波莉在空中吓尿啦!才没有呢,这样的飞翔,再来几次也不过瘾吧!

 

 

 

大概是把在尼泊尔的好日子都透支了,接下来的一半行程完全超乎意料,我们把所有的好日子都过完了,接下来就是各种水深火热,有上顿没下顿,和大自然不断抗争。也许是命中注定,当时入住博卡拉旅店的时候,老板就提议我们一定要去蓝毗尼看看,因为十几年前他曾经在那里做过4个月的工程,我俩对佛教完全不懂,听过就表态不去,谁知道佛缘把我们带到了那里。

那天我们本来要去奇特旺,老早就幻想到原始森林骑大象,看村庄里的日落,结果酒店老板订错票,我们的目的地从奇特旺变成了蓝毗尼,天哪!只知道蓝毗尼是释迦牟尼诞生地,其他什么功课都没有做。到车站找了一圈,去奇特旺的车早在一个小时前开走了,八点半的这辆车是去蓝毗尼的,售票员要我们出示车票,可我们只有微信上的车票信息,真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既然已经这样,将错就错,发车前一秒,我们上了这辆贼车,开往了未知的蓝毗尼。有人来蓝毗尼是修行,有人是因为问佛,有人是因为想看萤火虫,而我们的理由竟然是因为旅店老板买错的一张车票。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八个小时,一路都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司机全程S形曲线,遇上堵车遇上暴雨,山洪滚滚,可司机却丝毫没有减速。

夜幕降临,终于到了蓝毗尼。路上碰到的七个中国人,迅速抱团取暖,大家说去中华寺借宿,这是尼泊尔华人的家。进了寺庙,我就开始进入懵逼模式,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怕自己太愚钝惹大佛生气。寺庙的规矩真不少,吃过素斋在庙里逛了逛,安静得吓人,夜色很快就暗了,想到小时候看的《少年包青天》,不敢乱走,早早回了寮房。寮房只有一顶蚊帐和一台动不动就停电动不动就停电的小吊扇,我们姐妹俩和宁波的阿墨住一屋,洗完澡,一动就出汗,一路坐车累极了,想到明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上早课,糊里糊涂就睡着了。睡着睡着,突然听到钟声,以为要起床了,赶紧坐起来,发现才九点,真是漫漫长夜啊,只有蚊子和满屋的燥热。

第二天急急忙忙起来上早课,大师和信徒把佛经背得滚瓜烂熟,还能一唱三叹抑扬顿挫,我们一进屋人手一本诵本,可是我连在哪里都找不到,只能小和尚念经。整个早课持续五十分钟,我胆战心惊地跟着旁人做,人家跪我也跪,人家拜我也拜,人家走我也走,完全没有灵魂,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我怎么来了这么一个地方啊!

六点吃早饭,又是素斋,我和小妹不懂套路,来者不拒,人家给什么,我们就吃什么,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胃口,还剩好多吃不下,向章师兄求助,师兄悄悄跟我们说:这个一定要吃完啊,人的一生,吃的粮食总量是一定的,你要浪费一口,就要少活二十年,如果你原来能活八十岁,那现在只能六十岁了。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两个人像学生一样不住地点头,好!好!我吃!我吃!刚吃几口,又吃不下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好被已经吃完在门口等我们的凡人看到,他悄悄进来拿起妹妹的素包子迅速拿给门口的大狗,第二次进来拿起我的那半个也要这么做,被章师兄(特地从甘肃来蓝毗尼的中华寺做义工)看到了,章师兄一个箭步冲过去夺过凡人手中我的那半个包子,一口往自己嘴里送。后来,章师兄还先后吃完了妹妹碗里的菜和粥,他那么瘦小的一个人,老早就吃完了自己那份,现在又把我们的剩饭剩菜吃掉,让我们无比惭愧。

 

 

 

早课和早饭结束,我们去朝圣了,一群中国人浩浩荡荡地去圣园,沿着池子三步一叩首,在菩提树下听大师讲课,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受到体内的一部分妄想和执念被盘旋的鸽子带走,无比通透愉悦。然后我们去了释迦牟尼年少时生活过的加毗罗卫国和八分之一舍利塔,由于我对佛教文化几乎一无所知,所以对这些现代发掘出来的小土堆石柱并没有多少感觉,只能想象两千多年前它们的何其辉煌和佛教的何其灿烂。

那一夜,我们坐了从蓝毗尼回加德满都的夜班巴士,一路盘山公路,下过雨还坑坑洼洼,我坐在窗口边,一路是湍急的大河,在夜里闪着白色的恐怖的光。为什么那天要走?因为蓝毗尼42度,实在太热,寺庙实在待不下去了,去市中心找个带空调的宾馆住一夜,花费是车票的7倍多,可售票员说走夜路超危险,司机还经常喝酒,我们犹豫得要命,可太想离开这个地方了,于是和宁波的阿墨凡人一起上路了。这是我第一次坐夜班车,下过雨的山路,我甚至想过了最坏的可能。醒醒睡睡,13.5小时,灰头土脸,终于到了!赶紧找了个地方住下,太累了,睡了一觉,吃了一顿加都的饭菜,我把它叫做劫后余生的庆祝,没有什么比活着吃饱睡足更好了。

要走的前夜,我竟然睡不着,早上四点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就盼着天亮去杜巴广场转转。五点半收拾好出门,路上还冷清得很,凉风阵阵,就我一个中国人,隔几步就因为地盘打架的狗不停地叫,我心里一紧,身体都变热了。母牛节,路上好多人都起来祭拜了,我在昨天路过的老奶奶那里,给杜巴广场买了一束花,还让奶奶帮我把手绳绑起来。来得太早,杜巴广场的售票员还没有来,连着昨天下午的逃票,我一下在杜巴广场省了2000卢比,开心极了。

一路走一路问,奶牛节在哪里举行,越问越失望,越问越失望,本来以为赶早看个节庆就去坐飞机,哪儿想到九十点钟才开始,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在最高的那座庙门前坐了下来,看这个城市慢慢苏醒。突然听到一群鸽子的声音,走近一看,这不是我们一直都在找的画面嘛?鸽子!广场!寺庙!这些元素都在这里,原来是鸽子在集会吃早饭呢!我赶紧拍照!本来想喂鸽子,可一想到阿墨因为一根香蕉被侯庙的猴子咬了一口无奈在尼泊尔停留半个月,我还是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生怕出什么岔子赶不上回去的飞机了。

 

 

 

终于平安归来,我带回来更黑的皮肤和更大的心,皮肤黑到什么程度?尼泊尔人以为我是尼泊尔人,还准确说出我的所在地。心大到什么程度?大到仿佛装着全世界恨不得把银河系都走遍。世界那么大,故事那么多,风景那么好,总要出去看看,嘿,有机会,我们一起去远方吧!

 

 

(作者沈波,又名波莉,系当湖高级中学2009届校友,破土文学社第16任特邀社长,毕业于浙江外国语学院09英语师范班,现任教于杭州市大关小学。)

 

 

照片提供/  编校/梁种玉 沈  波



来源:自创
阅读:751
日期:2016/10/21

【 双击滚屏 】 【 推荐朋友 】 【 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08新金瓶梅 超市自有品牌 超市团购 乐购购物卡 新品上市策划 上海性息e夜情 银行网点查询 无名小站部落格 汽车租赁 康宝莱 建钢结构厂房 【 字体: 】 
上一篇:武夷散记(石英才作)
下一篇:独阅乐•破土篇(二)马悦
  >> 相关文章
安康七律《同学会杭州行》三首(叶曙作)243次
安康七律三首(叶曙作)335次
安康题诗三首(叶曙作)380次
微信群赋(叶曙作)524次
安康七律二首·故乡青林情怀(叶曙作)515次
安康七律二首(叶曙作)573次
安康七律二首(叶曙作)611次
我和《我的诗篇》(沈波作)485次
为我梳理荆棘和花朵的人(沈波作)826次
第一次破案(沈波作)675次
发表评论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主管:浙江省平湖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2-2006
  主办:浙江省特级教师梁种玉  
  协办:浙江省平湖中学语文组、信息技术组 管理